<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10102793\x26blogName\x3dBeauty+in+the+Beast\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beautyinthebeast.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US\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beautyinthebeast.blogspot.com/\x26vt\x3d1533325655046733383',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Beauty in the Beast
3/30/2005
若要解除魔咒,就要得到心上人的一吻
Sophie 說:『那管你是怪物,我還是愛你!』

Howl 說:『我不要像以前那樣到處躲避,我終於找到值得保護的人,那人就是你!』

簡單但我好 buy,感動中...... 
3/29/2005
要看清楚
美食呀美食,美人去馬交只諗住美食,杏仁餅、老婆餅、咖哩菜、豬排飽,及所有未知的街邊小吃,誰不知未去已經感親,喉嚨劇痛繼而失聲,同時間講唔到野 + 唔食得甜炸辣野 + 無得放聲大笑 = 失去人生樂趣;可是跟朋友仔旅遊是人生十大樂事之一!係呢個病得好悶又充滿樂趣的矛盾之間,我選擇了盡量享受箇中樂趣,用快要爛的喉嚨說話,用盡每一口氣去行,盡量食多 D 可以食既野 ( 都係白粥、烚菜、豆腐 ),拍照時依然擺出招牌發癲鋪屎。行過觀音廟、醫靈廟,美人都行入去打個招呼,盡量感受每一件事情。

原來我真的只是人,中途只好獨自回到酒店休息,好累好病但都要死起身睇電視,我在舒適的大床寫著日記,其實成件事一 D 都唔慘,有錢有時間去旅行,可以同朋友仔在一起,病得要死時可以有地方沖個靚涼休個息。
自己好幸褔。

朋友仔從觀光塔回來,問我要熱水嗎?要食粥嗎?感覺好點嗎?其實還未好轉,心卻是健康得要緊,甜得很癢。

 
3/25/2005
蓉香四溢傳千里
病了,
陪我看樹樹醫生,一起午飯,聽我在吐苦水,
一起笑,一起午睡片刻,一起喝熱水,
一起吃白飯米線豆腐菜心,一起逛書店,
突然美人擁有了屋企人 :)
 
3/23/2005
眼中的自己
毛毛蟲進化成蝴蝶,只此一次,世人驚歎不已
人類卻可以隨時隨地進行多次脫變,黑白肥瘦,
長短老嫩,幸褔得不得了! 
3/21/2005
誰都喜歡你
天藍溝純白,後面有一顆棗紅色尾巴的叮噹 ( 唔鐘意多啦 A 夢呢個拼音新朵) 有一樣法寶,是一對奶黃色的大門,從小小白色的百寶袋中拿出來,放在地上,打開門就可以去到心想的地方。凡事也有條件:目的地一定要有認識的人。不知道與那人感情越深,到達目的地的速度可會快一點呢?美人擁有這扇門的時候,卻發覺根本沒有這樣的一個人讓我去探望。「你打開定吧!門下面就站著他!」叮噹微笑地鼓勵我。你面上總掛著親切的笑容,大大的嘴巴可以發開一百萬伏特的熱情,你可曾不開朗?有沒有人勇敢去試圖關心你呢?我擔心門後根本沒有人,但怕擔心只會換來更多的擔心,於是我用力一推......啊!原來是你,我老早就知道了。 
3/18/2005
妖!!!!
美人吃一口雪梨,眼淚就標出來!!!!!
因為在舌頭右邊生左粒震驚世紀爆毒非滋
講野還勉強可以,一食野掂到就嘩~~~~!!~~~~~~~!!
痛死我啦,講粗口都無力,食雪梨都食到留眼淚,妖!
兩邊面仲敏感添,救命呀...........................
~_~
 
3/16/2005
不瞑目
在愛面前,你可以改變、失去多少呢?

男人跟美人說,剛剛知道情人在外邊胡混,已經不是等一次了。無奈、心痛。承應改過之後,不消一刻又找到證據,只怪情人心太野,男人又真是太聰明,註定不能當個蠢蠢笨笨幸福一生的人。我當然不會叫男人分手,我又不是他,愛一個人的時候,是什麼也可以不顧,不上班跟你偷偷去看電影,或是看著你跟別人鬼混,然後扮失憶。『你真的很愛他嗎?』我試問著。他說是,但在漫漫減少,我想真的是太慢了,這種程況,兩年來從不間繼。其實我心裡蠻生氣的,最不歡喜看見愛不被尊重,我自己也遇過這樣的人,當時我立刻走,愛是有條件的:就是大家也向著同一個方向走。即使死在你面前,也不可換來你的愛。

正當我在男人面前大罵他的情人,安慰他的時候,他說自己自從知道情人亂來之後,也有做相同的事情,一開始只是報復,慢慢就無感覺了。好不恐佈呢!最初是一些價值觀的改變,然後尊嚴沒有了,最後連自己的人格也漫漫在消失,變成了什麼?我想起一隻抓空心房的鬼魅,,然後口裡說著:「他不愛我......好痛,所以我這樣。」我想叫醒他,但是誰也不及他自己清楚,要多久要怎樣才能還魂活過來,有時真的叫人無能為力,可以送上的只是聆聽及關心,只好看著男人繼續行屍走肉,願他早點忘恨,多點愛自己。 
3/15/2005
Yearning 4 Sweetest Thing
有一陣子美人什愛吃雪糕,最棒是薄荷加碎朱古力,薄荷本身涼涼地,是天然的綠色,美得讓我想起神奇魔法,加上朱古力的甜苦與共,混合得美妙!它還是冰箱寒冷的,入口遇熱變成 cream 般軟滑,何時何事讓自己沉醉在這一切之中?可以三餐只吃雪糕,這樣的沉迷持續了一段時間。後來知道生冷食物對身體唔好先至戒,一戒就戒就左三年多,以家連想食既衝動都無埋,曾幾何時唔食會嘔白沫,唔食會週身痕的忠誠熱情往那裡逃了?現在吃渴清淡,是多少病痛及經歷磨煉出來的選擇,我想我是個跪地發謺嗜甜的人,什麼甜得入心入肺,甜到確喉既我都鐘意,就是因為健康,180 度將整個人的口味倒轉了,『幾好食,不是太甜』是現在的美食標準,但心底裡仍然有著對甜的欲望,既然吃不得,那只好找另類上的甜蜜,品嘗一個又一個人的心,不是太甜,卻唔多好食。 
3/12/2005
半醒的癡心
情逝,那麼夢就是唯一讓我繼續跟你相戀的地方。

「又相約在那一間餐廳,棹上沒有什麼吃的東西,左邊是一大片落地玻璃,好清新陽光的氣息,眼前境物一陣明朗,但你看來還是那樣迷朦,我說過啦,當我太喜歡你的時候,永遠看不清楚你,每一次都能夠在你臉上找到新發現,原來那雙耳很可愛,原來你嘴邊的皮膚是這樣的,看得入神之際,才發現原來只有自己在看,看得太入神,又怕讓你知道,你在喋喋不休談論生活的細節,聲音還是如暖水般溫柔,間中的停頓讓我呼吸氧氣,就是沒有談到你的新戀情,怕我受不了嗎?還是你太疼你的他,不想透露當中的任何?不想去細想,寧可用力沉醉在你的臉上去,不知下一次見面會是何時?你突然在袋中拿出好多二十元鈔票,說這是我之前借你的,現在就一次還給我,我在數,是數不完的多,是新簇簇的鈔票,當中有好幾張一百元,我想問:『之前真的有借你那麼多嗎?』但你已繼續歡欣地談論其他,於是我又開朗地笑起來,好好聽聽你的說話......」

緣盡以後,好想好想繼續了解你,跟你有著某一種聯繫,於是我開始學習星座,專注了解人際關係及愛情效應,書中說不能那樣跟你戀愛,要這樣;但我過往做的剛好是相反得要命,那是真我,那也是真的你,也許我們就這樣真的相知相識,然後呢?都不重要了。 
3/09/2005
種一些嫩芽在大樹上
每一晚睡前,如果不是累得索命、CD 又在我身旁,一定會聽一次宇多田光的 'First Love',美人不懂日語,只係跟著音樂哼和唱中間幾句英文:'You are always gonne be my love......I'll remember to love You taught me how, you're always gonna be the one'原曲講述初戀如何難忘,但我一直沒有牢記原意,只是隨旋律及那一兩句英文去奔放幻想當中的點滴,一廂情願認為道首歌非初戀所屬,而是獻給任何一般刻骨銘心的戀情,無論你是我的第幾任,你永遠是我心中的第一位,有點水性,但爆浪漫,我是打從出世就舉腳讚成浪漫的旦散,戀愛不需要有太多的猜心術,太累吧?傻傻的、白癡的、花點心思的去跟他談一段,不是天天在談實際,生活本身已經夠實際,幾點番工放工,幾時出糧交稅夠實際啦o 瓜?愛情是你我都能做到的不現實,就算你不是我的 First Love,我也不切實際地認為你是,真的是你了。 
3/08/2005
不知道為了什麼
春天,求求你留下來陪著我。真的太怕冷,是不合情理的害怕,住在屯門,有著『你地梗係唔知有幾凍啦』之況,春天是多麼可人,今年的春天來得太遲,昨晚還可以看見落葉,用腳尖慢慢把地上的啡黃掃掃,不知不覺堆切了一個很枯黃的心,願無心人看見後變得有心。

未曾跟任何愛人共渡春天,在我不需要氧氣之前,讓我跟他迎接一次春天,一起在浪花前數星光,睡在二十隻腳指的溫暖裡,又再浪花前相遇,打算結婚,我相信我會結婚,說著無意思的內容,傻傻無知的微笑,然後在他不愛我之前離開,離開氧氣。 
3/05/2005
兩鬢斑白,都可認得你
如果每天能夠吃豆腐,那就幸褔了。一直不解這『田裡的肉』營養豐富,卻便宜非常。在街市裡賣的比起預先包裝的叉褔好味多多聲,熱辣辣日日新鮮,美人樓下就有一間這樣的店子。老闆娘本來長得瘦瘦白白,年多前患了重病,整個人腫脹了很多,可幸命硬死不了,但脾氣卻差得嚇人,伙計一換再換,心情好的時候會講一聲:『多謝!』,算我走運。像我這樣每天都幫襯的熟客仔,她有時還會認不了,看也不看我一眼,還記得以前她每次都好高興的歡迎我,但我知道,真知道她身子也不好受,我知道她心裡仍然欣然跟我在說話。

老伴是一位壯健開朗的伯伯,一見到我買豆腐,就會大聲講:『嘩!阿靚,又來買豆腐啊?怪不得你那麼白淨啦!」『對啊!今天我要三元,唔該。」每一次我都有點歡喜的答。他有多愛這個女人呢?人家說感情長了,就沒有火花,沒有浪漫,沒有驚喜,只是習慣,只是懶得去理。不會吧?只是階段不同,又或是人人表達的方法不一樣。愛人病倒了,誰不心酸?痛死了!哎哎哎!她死不了,他可是擔心得半死。今天他在努力炒米粉,看著他的背影,好不英俊。一點都不像陳冠希也可以好靚仔,一轉身過來,又是那句朝氣怡人的問侯,忍不住答:『今天好型仔喎!炒米粉都咁型呀你!」老婆在旁邊偷偷微笑了。

每朝起身都叫到你,每一個跟我問好的又是你, 掛心最多的都是你,讓我扶著行這一段路的還是你,如果這不是驚喜、關心、浪漫和熱誠,這可以是什麼? 
3/04/2005
童年的影子
母親是恨毒不留餘地的女中癲人,打我猶如殺人,招招恨毒,在我臉上留下一度疤,不知是那一次,她恨恨打了我一記耳光,呢一世人,每一次照鏡,我都會看見這一道曾經流血的疤,這就是所謂的母愛之大持久。她教我:「不想在學校被人欺負,你就要頓起個款,好似好嬲咁樣,人地就會連野都唔咁同你講。」於是我係小學真係無朋友,但係照樣比人勁洽,佢地話我成日都不知嬲乜,樣衰衰咁,真係見一鑊就想打鑊。當時好肥,無人敢打我,頂多係杯割下,唔會同我一齊分享,有機會就笑下我,番到屋企,我喊,母親就打我幾巴,叫我要堅強,當時我只有十一歲。

某年聖誕,喜歡極了那一顆在樹上閃閃亮的銀色星星,我感覺那是喜歡事物的熱情與愉快,那是甜蜜的夢想,於是我將它放在書包裡,每次打開都有心跳,每一步路都有閃爍的快樂,但她話:「你為什麼老是帶著那垃圾」,二話不說打開我的書包,我知道她要做什麼,我跪在地上哭叫:「媽咪!求下你,唔好啦!我會乖架啦!下次唔敢架啦,唔好呀......我真係會乖架......」她在我而面前出盡全力把星星粉碎,第一次面對死亡及逝去的痛楚。

今天一早起來,她問我:「我第時老左,你會養我嗎?」
...... 
3/03/2005
雨中語
約友人 D 七點半在中環吃晚飯,誰不知三餐定時的美人真的要在六時許吃東西,否則會開始連場胃痛。很少很少胃痛,通常是吃了不適的食物或過遲進食引致。食之前已經有 D 痛,諗住食完會無事,點知仲痛!!!越來越痛,行行下......唔得啦,要坐低係路邊休息。

他其實有苦水要吐,跟情人努力維繫的兩地情,時達一年,終告分手,原因是對方覺得『想見又見唔到』好辛苦。令他最難受的是對方一分手就從此失去聯絡,人真的有那麼冷血麼?我答:可能這就是他,有人分手之後係做唔到朋友,又或者他之前早早已傷心了良久,想見又見你唔到,那一些心碎難離早在見你之前苦盡了,而家只是通知你一聲,只是大家傷心的時間不同吧,我想他並不是那麼無情。他聽了好象感覺好了些,然後還有工作,年尾雙糧之後要走既走,新來的又未上手,日日做十四句鐘,奪命乎?忘了說他是星加坡人,就早慣港人病態式的工作時間。還有家庭糾紛及思鄉之情,看著一個男大人看要哭了,我只好盡量聽,然後認真想一想,安慰之餘還要講出事實,考智力考心思,少一點關懷也不可。說到底,感情的創傷才是最大,男人啊男人,不認不認還需認。

講講下,差 D 唔記得左我係因為胃痛痛到仆街先坐係度,無論我有幾痛,有幾唔開心,我永遠都會講笑講好多野。於是我試著打比好多好多朋友,想想誰可以來接我,身邊的這個男人已經痛苦死了,不忍心讓他照料我,可是身邊的人總是在緊急關頭各有各忙,怪不得誰。然後我說:『每一次病,方知男朋友是何等重要......』未待我說完,他已經開始訓話說人們只懂要求,只是有需要才想到對方,我試著用手示意,叫他停下來,

『我還未說完...... 我只是想讓他知道就可以了,不是要他來幫我, 我只是希望在我痛得很又死不了的時候,知道有人在乎疼惜我,那管只是無聊的小事。有了他在心裡在耳邊,我知道可以堅強很多,有幸遇上願意被我需要的人,這就是我所謂的重要。』

他沒有作聲,只是想著我說的話,是胃裡的絞痛還是這微微雨的浪漫場景呢?我竟然可以說出這樣的話來。已坐了兩小時,這樣都不是法子,我於是強忍著劇痛,手搭 D 的肩一拐一拐走到車站去。

有時候,我們真的需要四條腿去走路。

*** 真的要多謝 D,否極泰來啊!
 
3/01/2005
也許一切皆是夢
地鐵裡,
少女:『昨晚半夜被惡夢弄醒了。』
少男:『可有把你嚇倒?』
少女:『醒了之後還很害怕呢......』

少男一聽就緊緊把女孩摟入懷中。地鐵太擠擁,美人就站在相距情侶身邊。就連女孩在情人懷中深深的呼吸聲、男孩在情人耳裡輕輕的安慰語,以及二十隻手指如何緊扣的癡纏都一一收在我心。對不起,這一刻我像偷偷侵佔了他倆的私人空間。但我心感榮幸去見證這一點點的情懷。兩人看來不過二十歲,談話內容都是無實質內容的卿卿我我,學生時代的戀情總是那樣自在清新。星期六,不用補課,於是我約你到旺角走走,車上笑說學校裡的鎖碎有趣事,然後到許留山吃今日的特價甜品,逛逛潮流特區和 Chic 之堡,袋裡還有十元,不如就去買一串燒賣和魚旦,不想回家但怕怕媽媽煩,我們在巴士站等車,你問:「八達通有錢嗎?有無散紙車呀?」哎!剛才白癡都把錢花光了,於是我握著埋藏了你手溫的幾個硬幣,『回到家時可要致電給我,好嗎?』,看著你呆呆站在街上看車遠子遠去,眼前的景物都在往後退,巴不得叫司機停車,然後一生就這樣黏住你,但我沒有,真的沒有,車上的我一邊傻笑一邊造美夢,沒有你在身旁的生活依然幸福吧?
 
Our past......
January 2005
February 2005
March 2005
April 2005
May 2005
June 2005
July 2005
August 2005
September 2005
October 2005
November 2005
December 2005
January 2006
February 2006
April 2006


Now you tell me......

- 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