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10102793\x26blogName\x3dBeauty+in+the+Beast\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beautyinthebeast.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US\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beautyinthebeast.blogspot.com/\x26vt\x3d1533325655046733383',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Beauty in the Beast
6/28/2005
人行神跡
她是典型的開朗美國少女,濃密秀麗的黑髮、大眼睛、白哲的皮膚,她剛好二十一歲。一天駕車與好友暢遊,誰不知一名醉酒司機駕車撞上這一位天使和她的朋友,全車著火。朋友的生命通通被奪去,而她就被十級燒傷。快溶掉了的面容上掛著一雙眼,兩個鼻孔及一度裂痕,那應該是嘴巴。

「儘管我的外表跟以前有差別,我仍然覺得自己跟以前一樣。」我嘗試望著這樣陌生的人類面孔,我不覺得可怕,只想知多一點她的想法。這樣『特別』的外表是經過四十多次手術而成,在未來的日子,她還要接受數百次的手術。那一名醉酒司機的媽媽坐在天使身邊,好想開口說話,好想說對不起,但只有震抖及淚水,天使微笑著說:「不打緊,我無事啊!你也要加油」

「如果有人在早上對著鏡子說:『我要走上街殺人!』他應該接受法律制裁;但那個他不是這樣的人,他只是一時大意,請不要罵他,我們要給他機會。我對他說:『我不憎恨你,但你要應承我之後要好好振作!』」他就是那位醉酒司機。在場的人都在哭,我早就哭了,你知道嗎?她之所以這樣開懷,全因她愛惜自己,亦愛錫別人,也許我們不能像這位天使般發出溫暖的愛,但致少我們可以溫暖這殊不平凡的自己,自己樂了,其實世界也不是那麼不瞭闊呢!
 
6/24/2005
獻給所有金牛座
Forever Love - 王力宏

愛你 不是因為妳的美而已
我越來越愛你 每個眼神觸動我的心
因為你讓我看見forever 才了解自己
未來這些日子 要好好珍惜

愛我 有些痛苦 有些不公平
如果真的愛我 不是理所當然的決定
感到你的呼吸在我耳邊 像微風神奇
溫柔的安撫 我的不安定
所以我要 每天研究妳的笑容
ooh 多麼自然

*Forever Love Forever Love 
我只想用我這一輩子去愛你 
從今以後 你會是所有 
幸福的理由*

愛情 是場最美最遠的旅行
沿途雨季泥濘 偶爾阻礙我們的前進
感到妳的體溫在我懷裡 像陽光和絢
巧妙的融化 我的不安定
不可思議 證明我愛妳的理由
ooh 多麼自然

REPEAT*

妳感動的眼睛 我沉默的聲音
彷彿就是最好的證明
就讓我再說一次 I love you oh (直到永遠)

REPEAT*

Forever Love Forever Love Forever Love......

不怕沒有人相信這樣的愛情
因為我們早已決定永遠相信 
6/23/2005
一追再追
喜歡直視那一對對戀人,當然有人在乘機表演,但大多都是情到濃時,不能自己,把身體盡量貼近對方,親親嘴,嗅嗅愛人的手。兩個人的世界裡,時間過得太快,哈?!這樣就天黑啦?我們還未講到初中的生活啊!肚子再餓也不重要,花時間吃東西?太傻了。

每一次觀察他們,都會幻想那一刻開始,多麼神奇及突然。戀愛總是美好,只有微笑才能表達的好。星座分析說我只要戀愛,不要婚姻;不要那些這些責任,兩個人瘋狂地愛對方,做著最傻最隨心的事,自由而美麗,手牽手在空中傲遊,那才是我一生追求的愛戀。那我現在又在做什麼?做什麼要現實要成長要付小孩子的責任?現實好悶,令我作嘔,夢想好有勁,有朝氣,我要的是這一些。
 
6/22/2005
就讓你愛小孩
那天,他在紙摺的心上寫了那位天真可愛小朋友的名字,寫的是他的家鄉語,他看著小朋友發呆,笑得甜蜜,笑得有點害羞。我一直偷偷在看,然後走到他身邊說笑:「哼!好呀你!我同你一齊咁耐,你都未試過用印度話家我個名!」我像在做戲般搞笑,他也像在做戲般問:「還有紙摺的心嗎?我也可以寫給你。」不要了,我跟他說,我只是說笑,我希望自己的笑話可以暫時止著淚水。忍不著,走到屋外獨個兒哭,我真的看見了,他對小孩子的愛是那麼自然,那麼幸福,那麼超然。

我堅信愛情,浪漫並自由,忠貞而獨有。我不能忍受第三者,這個『者』包括外遇,也包括任何人,那管是小孩。朋友們跟我說他跟小孩子的愛是一種,他跟我又是另外一種,是嗎?幾多種都好,這些都是分割,把他實實在在地分割不知幾多分。他會抱他的小孩,親他們,憂慮期望他們,然後把一切一生都獻上。我將會跟另一個人,甚至是多過一個人分割他的愛,就這樣我跟他不再獨有了,不再是『只有你,別無他選的你』,叫我失望,也甚為難做。

「如果我領養了他(們) ,你會否離開我?」他問。他聰明,他知道我可能會離開,但我不情願,我愛他,希望跟他好好過以後的每一天,但他竟然在我跟他之間放些人,這實在是夠絕情。沒有人支持我,但他們都明白我。我只好跟他們說:「我明白,但不接受。」就像是一面鐘般反映著別人。他身在家鄉,探望那位重要的女人,掛念他,同時卻害怕他回來以後,我們就要講清楚,可能就這樣,就算我好愛他,他好愛我,也不得不分離,就是因為不忍心見他失去生命中的熱情,也不願跟別人分享品嘗他。

有時真的希望自己可以不像小丑般總在人前笑,可以讓淚呼吸氧氣,讓他知道我有多痛多弱。 
6/16/2005
有寶!
美人發現了世上最正既磨沙膏!!!!

Olive Oil + White Sugar

完成一般潔面程序後,兩樣野加埋放上面 massage 就得啦~ 1-2 mins 就 okay,用於過水,一定要再用潔面乳洗多次,洗走剩餘既 Olive Oil,咁就 ok 啦! 1-2 times/ week,睇番皮慮情況加減次數,但 2 times/ week 係 maximum。就算最敏感既皮膚都用得呢條方,放心!如果將 white sugar 改做 brown sugar (粒子較大) ,咁就可以用係 body,好滑架喂!!!如果用係 body,可以用甘油 (藥房有,幾蚊支) 代替 Olive Oil,平 D 無咁折墮!

夏天時出多左暗瘡唔係因為多油,係因為天氣較潮濕,加上香港氣候濕潤,體內易積累過多濕氣,如果飲食不佳,如多吃煎炸油膩及 ‘濕性’ 食物 (如菇類、蕃茄、椰菜、茄子及豆漿,但豆腐豆腐花卻不屬濕性) ,就會轉成濕熱,怎至濕毒,乜瘡都會出!可飲清熱去濕湯水,苦瓜汁、薏米水也是不錯的選擇。
 
6/15/2005
終於
自離家後,最掛住既係肥妹。她從來唔會舔我,係一條好有格既狗,點知前兩日番去,佢竟然舔左我幾下,其實我當佢係我個妹多過寵物,如果佢識用隻爪打電話,我諗我地日日煲幾粒鐘電話都得;娘親時不時就會打比我,話 Michael Jackson 無事,佢不知幾欣慰,又話我又瘦左 (邊有呀?錯覺啦!) ;老豆見我上報紙,就問我請唔請佢做我經理人,話我咁好肉地,拎去賣都應該有一個幾毫。

一早就知分開住會有今日,微笑中。
 
6/14/2005
你若投入就有我支持
只要你願意一試,生命其實是好好笑的一回事。真心忘我盡情的開懷大笑,不是苦笑、皮笑肉不笑或是被迫去笑。美人不是那些 24 小時都樂觀而活的天真簡單人種,我的樂觀及開懷是需要比力去維持,一天一天,這件事之後又那件事,慢慢累積回來。對呀,真的有點『累』,但換來的卻怎是值得。

是否太容易沉醉悲觀?是。至少我是這樣。所以我尤其用力去捉緊開懷,生命就是生命,不是發夢,當然有屎,吃到屎的時候還懂得笑,那才是真正的捉緊。對!我知道可能沒有人明白你的不爽,你也覺得人家只在取笑你的苦情,太傻了,親愛的,不要傻了,你時常都是我親愛的,沒有人在笑你,沒有人在避開你,你的愛情亦沒有打算離你而去,但我見你選擇了悲觀,選擇了不相信愛情,就這樣你一定會敗給自己:所以呢,我希望你嘗試相信,嘗試快樂,因為你真的會快樂。

我就是這樣長氣,又講又笑,又冷笑又開玩笑,做所有我會的,只希望其中有一句或一刻會觸動你,讓你回味快樂一陣子。為了開懷,那怕跟你在街頭察突然開片 (嘻嘻……) :o)
 
6/13/2005
心口有毛
昨天,我跟他到遙遠的屯門睇跌打,係美孚轉車個時發覺溜左佢張 X 光係巴士度。我毫不思索,一支箭就向著它飛奔。我頂 cap 隨即跌落地,回頭一望,再望巴士,沒有時間了!!!!車子快要開走,我一直跑。原來那是終站,心急的我什麼都忘記了,何須那樣急?那是大馬路,車來車住,可憐他就在路邊嚇得發呆。事後他跟我說他可以再影一張新的 X光,但世上就沒有另一個我,所要不要做傻事。心甜了。我就是這樣勇敢,尤其是在有愛的時候。

美人不能進身決賽,多謝大家的支持,無須擔心,家陣無事,仲不知幾有火,永不放棄,我會繼續 ;o) Let’s see!
 
6/09/2005
我要高飛
於屯門某某商場開 show,站在旋轉梯級的頂點向台下的人群揮手,展演最燦爛的笑容,我慢慢從高處走向半完形的舞台去,然後伸出右手拿起米高風,我慣性用左手做出不同的動作去配合演唱,或是左右手交替拿米高風,這些都是自然不過的反應,可能那是模仿我的偶像,但當中有許多的自我,全情投入的表演,自我已變成了忘我。

母親在台邊悠閑地織毛衣,她在想:「他唱完了沒有?我還要到菜市場買東西!」菜市場跟這兒只不過相隔十多步,你可急什麼?啊!這個舞台其實是商場裡的一個升起了的小小平台,每天跟她吃午飯之後,我都會到這兒「表演」一個鐘,有時兩個,自己一個在唱,在跳,像真的在表演,就這樣渡過了我的童年。現在,我可要把夢想實現,出盡全力的,持續的,直到終點。
 
6/08/2005
一團火
一早醒來,感覺又是一片晴朗的天空。又一次重新領會’Give the best everytime but always prepare for the fxxking worst’ 的道理,不理了,有就有,無就無,出了力做的話,其他的就由它去吧!這件事告消了,就要找另一件事去繼續發掘。

「你可有信心在’叮叮會’上持績一分鐘?」他問。
『應該會吧!』
「你最少都會留係個度幾集啦!」
『咁又係!』

對呀!不能就此放手。絕對不能。
樂觀快慰中。

****************************
他跟我又在談及溝通的問題,他總是種喋喋不休,我就是固執非常 + 間歇失憶,太多的『喋』會讓我聽得眼花瞭亂。應付不了,頭就會爆炸,痛得死死下,已經不止一次了。
他與我娘是世上唯二能賜我頭痛的人,好在他已跟我很親密,衰在我跟娘親恩情已絕,唯望以此為監。

我就是這樣透明的人,沒有什麼需要收埋,收埋這些那些亦不見得特別親密,要不然就太造作了。
 
6/07/2005
定心丸
這陣子積極為夢想創造機會,就這樣順手引發許多『等待』的機會,等待是漫長、艱辛而被動的,尤其像我這樣急燥的人,那怕只是一天半秒也可把我折磨至半死。『等』可算是最大的酷刑。有時我把心一橫,索性唔等,扮從來無發生過,一樂也;不知有幾多次,我出盡全力,表演自我,結果人家也沒有選我,不能入睡好幾天,也從來沒有跟別人訴說過。

但我好想好想讓一切有可能的失敗及拒絕當做更大的動力,讓我繼續爬,爬過一重又一重的山去找那寶藏—夢想。

「你不可就這樣讓自己心碎,不可就此放棄!」Tyra Banks 鼓勵著落選的模特兒們。對呀,這一句說話近來每隔兩秒就在腦海中浮現。
 
6/06/2005
只因有愛
經過無限次深入了解及耹聽,他與我又重投甜蜜。今天跟朋友 TH 聊天,挑剔麻煩的他還在跟 B 在一起,原來真愛尚在人間。TH 說以前一遇不合,就會分開/ 噴火,皆因愛得不深;直至遇上 B,才讓他明白『無論如何都要一起努力』的美麗感動。因為愛,力量大得難以想像。

P.S. 特別多謝雞翼大師姐、饅頭、楚、爸爸及所有一真『頂』我追尋真愛的可人兒。


美人當然要參加選美,昨天第一論面試,在場有好多發瘟旦散,笑到仆街,但只可微笑,不是恥笑,忍得辛苦,喂!上左五份報紙 (6/6/05) :東方、蘋果、星島、成報及新報,去八下啦!
 
6/03/2005
忍不了
我相信愛情,是在一廂情願的層面上,它是無私無痛無恨無阻,我願意出力包容了解明白接受;但我忘了關係是兩個人的事,另一個體自然有他的一套。『其他人的關係也是這樣艱難嗎?』每一次覺得頭痛,我也這樣問,問天問地無人能應。跟他一起,真的常常頭痛,前一天,我從新把專注放回自己身上,感覺年輕了十載。我開始渴望重歸自由,我為什麼要這樣磨滅自己?我開好討厭他的一些東西,他常常抱怨、他太多情緒卻不容許別人有情緒、他永遠是對的、他總是皺著眉說這說那、他不準我這樣但他自己就可以隨心以行。他話他給了我全世界,我卻感受到全世界的孤寂與痛疼。這兩天我沒有聲淚俱下地跟他理論與溝通,我選擇沉默,我雖然笑著說那是權宜之計,但心底裡知道我已經沒有以前那麼熱誠、我好累好悶,我想飛。 
6/01/2005
不可不知
我在這個網裝了『計人頭器』,就是那個小小的藍色格仔,中間有條扮 curve 的線,那裡可以可見每天來這裡的人數及來自何方。禽晚佢問:「嘩!乜你日日都有哄多人睇既?你無 update 或者只係打少少都有人睇,點解呢?」
「我有好多野你都唔知啦!有乜出奇呢?」愛情關係是否真的要全然坦白先最好呢?他已經同我講過:「我不能承受大話。」但他不能夠承受的實在有太多,這一些 white lies,OKOK 我都知呢個名懶靚,但係有時真係講都講唔明打又唔捨得,鬧交更加唔想,咁講個無傷大事既大話,大家開開心心有咩唔好先?!

喂!楚楚呀,鐘意還鐘意,是否相處得來實是另一件事啊!
 
Our past......
January 2005
February 2005
March 2005
April 2005
May 2005
June 2005
July 2005
August 2005
September 2005
October 2005
November 2005
December 2005
January 2006
February 2006
April 2006


Now you tell me......

- 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