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10102793\x26blogName\x3dBeauty+in+the+Beast\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beautyinthebeast.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US\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beautyinthebeast.blogspot.com/\x26vt\x3d1533325655046733383',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Beauty in the Beast
8/29/2005
美人怪
見到人地寫個下,個心都會諗下自己有咩寫?收到 M 及師姐的聲音,好野!到我寫啦!

1. 相信衰野一定要出現三次先為之一個 complete cycle,出現一次之後會極力期待下一次及最後一次的來臨,方能息懷。
2. 望男人第一樣野一定係手瓜!唔理好醜,有手瓜既就會比我盯實,試過望足成程車 (一粒鐘) 都無離開過一眼。
3. 天天剪指/ 腳甲,數次。
4. 日光日白,無落雨都會撐傘子,要美白要靚要防過早衰老。
5. 麵包呢家野,永遠唔會齋食一個,一食就要食到想嘔為止,太愛麵包,每一次都會出盡全力吞噬 (就像情愛) 。

乜要點 5 個名架?我唔鐘意玩呢定家野架喎;不如有心人自動模仿啦!*o*
 
8/26/2005
健康是瑰寶
係阿仔老母婆媽式既鼓勵下,美人去左排街症測下個心。我覺得佢太緊張啦,咪諗住是但做 D 野塞住佢把口囉!點知街症個醫生就咁轉介左我去醫院,急症室叫我去分流站,去完就已經叫我訓落床,留院觀察,嘩~~~~~~驗到我有血壓高、心率不正,我就覺得個心就有野頂住咁囉。尤其呢排同阿仔日日都咁煩,仲頂多幾下添!係個度訓左兩晚,見到好多好多野……

1. 大部份護仕都好 nice 好 funny,不如傳聞中般惡恨。
2. 護仕長非常好,同我講耶穌,雖然我無乜興趣,但佢愛心滿載,病人有福啦!
3. 每日睇著對面插晒喉既伯伯,唉!真係辛苦啦~不知幾想衝去幫佢炆左條喉!每朝都會有人一早就泥探佢,好溫馨。
4. 對面仲有個四眼伯伯,我叫佢 older version of me, 好好動,成日就圍行、撞聾講野又鬼咁大聲,都好可愛架!聽講佢過左呢個返老還童期,佢好快就會老人癡呆,好傷感。
5. 隔離床個位「眼淚先生」一講起正在仙遊既外婆就聲淚俱下,我出院個時,佢話:「保重啦,遲D 見,不過唔好係度見啦!」極有監獄風雲 feel!
6. 左手邊仲有個上海伯伯,聽到我老母係上海人,就起勢咁講上海話,其實我除左粗口之外都唔太識,我一路下?下?下?佢笑到仆街。
7. 醫院 D 野都唔難食喎,一日三餐,天天新款,我食齋,佢都可以咁多花款!其實有人煮埋比我食,我不知幾開心呀!

我仲要番去做 24 粒鐘心電圖 + 超聲波,究竟個心有乜事呢?而家都未知,遲 D 知就再報導下啦 :D
 
8/23/2005
也許明天
「八月二十九號,星期一,下午三到四點,記住早十五分鐘到。」參加了人生中第 n 個歌唱比賽。何時開始喜愛唱歌呢?大概從三歲看見蟑螂時,為左個心安 D,用力唱叮噹 (即係家陣既多啦 A夢) 開始,一邊喊一邊唱,唱下唱下個就會開心好多。然後參加歌詠團,以為自己唱得好好聽,於是一條友衝去參加獨唱比賽,一上台,驚到齋企,然後就衝左落台,發誓以後都唔會唱……就假既,下定決心不停唱,只要是歌唱比賽,,不理大小,就會參加。在心底裡,我知道音樂是今生的快樂、夢想的全部。今次,也要努力。 
8/22/2005

又回到生活態度的不同。他是那麼的需要安穩,安定及安全感;美人卻像隻雀兒,要飛得高飛得遠。他感覺像要把我關在他的愛籠裡。我沒有反駁,那時才看見自己是多麼渴望自由的一個人。雞翼師姐曾恨恨的說我太任性了,雙親也說過,我想,我可是早就知道啦,但那又如何?我一直以為世界之所以美麗,全因彩虹線上的各種燦爛。他說我們需要分開。我說好。很愛很愛,於是我又哭得像頭狗。這陣子哭得太多,眼淚弄得眼袋位置的皮膚敏感非常,又紅又起粒粒,什麼眼霜也不能塗,只由得它們充滿著乾紋,無奈~!

『你想分開嗎?』

我沒有力量去答。如果能夠,我會答「不想」;但我們的相處又是太痛。

「我仍然很愛你,我不會離開一個我還愛的人。」

就這樣,我的待遇並不比戀愛世界中的其他好,也不差。


雲中送屎:前兩日係銅鑼灣大雨濕濕的街上仆街,盤骨右邊還穩穩作痛,頂! 
8/19/2005

阿仔的不安全感充滿了整個空間,而頭痛亦佔據了美人的腦袋。也許是想得太多了吧?他愛我。我愛他。走在一起時,不同的這與那嚇怕了他。我仍然相信愛情,超越所有常理的愛情。潤澤蒼生萬物的情愛甘露,治癒世間各種頑疾的萬能神藥。每一次走到分手邊緣,我都會問自己是否做得不足、是否不夠珍惜,是否還未盡全力。

這幾天,他很寧靜,他用文字跟我一一控訴。我在看,心痛想辯護;但最痛的還是傷害了他。我不怕吃苦,也不怕失去一點點的真我,怕的是看見這個人受傷。他只不過為愛人,為何落得不似人型?我只不過想愛他,讓他過得快樂一點,但卻讓他的生命鋪上雪霜。原來自己死不怕,最怕看著我愛的人死。

我在想,如果阿仔不跟我走在一起,也許會比較快樂。
 
8/18/2005
長眠
「你想點剪呀?」
『你覺得呢?可以剪幾短呢?』
「你自己覺得囉!可以好短都得架!」隨著用拇指跟食指做出 2 mm 的距離。
『不好不好,還是這樣好!』我用拇指跟食指做出 6-7 cm 的距離。

早就知呢間野唔係 high 到會幫我 design 髮型,順便預埋態度亦唔多好,美人只貪佢平,就咁入左去剪呢個頭。剪頭髮個位仁兄好靜,又好似唔夠訓咁,不過佢雙手非常專業。佢應該做到合埋眼都識剪,發開口夢都識講:「你想點剪呀?」

記得有排我都做過零售業 (亦將會做) ,放左工係條街買串魚旦都會好有心咁講唔該,仲會笑到見錢咁款。你知嗎?人就係咁,做下做下就會習慣,習慣左你就會無晒感覺。咦?乜我有笑咩?乜我有講唔該咩?乜你對我唔好咩?我咁樣叫比人虐待咩?做得十年八載,慣啦,你就唔曉有感覺。就好似我隻狗肥妹咁,佢一出世就同我地住,佢應該以為自己都係人。
 
8/13/2005
聽說那兒有真愛
『他的愛比父母給的更多,從來也沒有人這麼樣,我真的被感動……但我跟他相處實是很苦。』說著就在雞翼師姐前哭了。

我也真的被自己對他的愛感動,不是誇張,我開始覺得自己都幾勁。如果有人待我像我待他人,那是何等幸福的事!我也在想:他也許也覺得得不容易,他也許也在用他的方法去不停付出,也許他也很苦情。美人的愛有一個忠旨:開心,兩個人走在一起是為了大家的樂,一個人的樂也不算真的樂。那本書叫人將戀愛中的事對著錄音機錄起,然後播比自己聽,幻想「自己」是閣下的朋友在跟你訴苦。你認為他值得這樣嗎?他可以有更好的待遇嗎?

做了。對,『自己』值得更好的。
但我愛,故我還在。
 
8/10/2005
每一秒猶如珍珠可貴
美人跟阿仔說要搬走。他口就話隨便我,但卻偷偷在屋的每一個角落寫下「請留下,我愛你」的字條。講到尾,我們還是相愛,但並不相親。相處很難,但愛又實在難得,決定真難。我同佢講如果今次講完又唔得,我就一定會搬走。比多 D 時間大家去珍惜對方,用另一個方法去相處,唔捨得都要試下。

多謝各方好友近日的愛護,心甜了。
 
8/08/2005
勇氣
星期一,阿仔要番工,美人得以休養生息。他不在,我反而覺得舒服點。這陣子,他變得很情緒化,明明天天都聽到他說愛我,明明日日都見到佢好愛我既眼神,但他卻做著很多令我痛苦難受的事情。我很愛他,我也知道他很愛我,我以為這是足夠。為什麼還未離開,也許這是一份難得的愛,也許因為我真的很愛他。

「我知道你很苦。你覺得我常常批評你,對你不溫柔,不關心,也不是浪漫的人,我常常令你哭得要死,你為什應還愛我?」既然你知道,你又不是不愛我,那你在做什麼?
「我也不知道,我愛一個人並沒有原因。」
「我想你要清楚你為什麼愛我。」
「真的沒原因。我一早也跟你說啦,你可以繼續相信愛需要跟據,但我的愛背後也只是愛,沒有其他的。」

我愛他真的沒有原因,我總不能編一個藉口去愛人吧!打著這一篇,我明白我真的很愛他,但我們實在有太多磨擦,我決定要搬離這兒,我會跟他說。我會。
 
8/07/2005
為何你會對我完全重要
零晨四時許,被那開門聲音弄醒,美人其實睡不著,但怕他知我在悄悄等他有壓力,於是仍然裝作熟睡。以前他總會在我臉頰上輕輕親一下才睡,那是以前,昨晚沒有。

上午九時半,早陣子立下目標要每天早起做瑜珈,於是動起來。做完一身大汗,他還在睡,他不太客氣地問:「有什麼好吃的?」我列出了冰箱內的東東,他不喜歡。於是我到市場買了些新鮮菜蔬,他還未起來。
「你看!這些蔬菜多新鮮啊!」相信那時我比陽光笑得更燦爛。
「是什麼來的……」
「你想幾時吃呢?」
「現在。」
我就飛奔去做菜。天氣很熱,加上煮食的火,猶如置身煉獄。好野!做好了!他卻起來換魚缸的水,我就馬上幫手。菜已變得灰黃冰冷,他不語走到睡房,我只好硬著頭皮問:
「你想吃飯嗎?」
「你自己吃呢!唔使等我!」
好啦!我就自己吃。我叫自己不要哭,也不要問,不要做麻煩的人,要做幸褔有愛的人,要笑。這時,房間裡傳來他快樂的笑聲;不消一會,他坐下來吃,嘴裡說著:
「我跟 J (他的前度愛人,星期三才跟他吃完晚飯) 去海灘晒太陽,然後陪他去買電話。你會到那裡去?」
哈?我昨晚已經不能與你共渡啦,今天我們還要分開?他叫我去海灘晒太陽,我從來不愛陽光,但我想好啦好啦,當是陪陪他吧!於是我說好。不消一會,他又說外邊太熱,叫我還是待在家中好。跟著是一片寧靜,其實整個早上都很靜。

他穿了很好看的運動服,「嘩!你這樣穿很好看呢!」不語。我自己在傻笑,除了笑,我還可以做什麼?他坐在我身邊說:
「為什麼每次我想你跟我去的士高,你就會覺得唔舒服?點解?我昨晚是自己去跳,跳的時候也很想你。」
「我昨天鼻子早就唔妥啦,我沒有騙你啊!。」有鼻敏感的應該知病發時有多突然吧?我早就跟他說了。
「你要一齊來嗎?」
「好呀!你給我五分鐘換衣服吧!」
……突然他說太遲了,要走,決定自己去。
「為什麼你突然改變主意呢?」
「外邊太熱。」
我可以說什麼?
「如果你改變主意,就跟我說吧!」
「我不會改變主意,我會自己去。」
砰!門關了。
突然他又回來,像是忘了帶什麼似的,然後又急急腳離開。
「拜拜!」我還可能微笑。
沒有回應,砰!門又關了。
之後,我在電話上寄了短訊給他:
『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也不知道你決定做什麼,我只想讓你知我好愛你。』
沒有回覆。
 

還有二十分鐘就是零晨十二時。
「拜!」然後他關門,這所房子變得寧靜。
對,是寧靜,不是孤寂。事情是這樣的,他下午六時回家,累得可以,談話間突然沉默,起身走到睡房,開冷氣,抱頭大睡。跟阿仔一起已是第五個月,早已明瞭他的脾性。如果這一個畫面發生在五個月前,我一定會覺得他不理會我,然後問他為什麼突然不語;現在仍然會痛覺難受,但不會追問,只會裝作無事,然後跟自己說:「沒真的,他只是累。」我走到睡房溫柔地問:『你沒事吧?』無有回應,於是我找了一本書,靜靜地在他身體邊看書。好動好說的美人在看書,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他突然醒了:「噢!你什麼時候進來啦……我好累呢!」對,我也覺得好累,於是我也在他身邊睡了。醒來時他問:「今晚吃什麼?」然後是我很害怕的問題:「今晚我們會上的士高嗎?」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我害怕答。其實我很需要睡眠,那兒的煙及噪音讓我很難受;但我很怕說不。怎麼辦?剛剛病癒的我決定求求他:「……我想早點睡,可以嗎?」我叫他跟朋友去玩,我是絕對無問題;但他說我只愛躲在家裡、有時候我是一個很沉悶的人、我更是一很硬頸的人等等。一輪一輪的刀直插我心。我就坐在那裡聽,心很痛但還在微笑:「其實你真的可以跟朋友出去呢!」他說他只想跟我去的士高 (愛人啊!那真是很感人!但你可明白我不太可以應付敖夜之苦呢!) 。他忽然大叫:「這是怎樣的爛生活呢?!我感到很大壓力呀!工作很苦,但我又沒有方法可以排解!」我還是叫自己不要跟他發瘋,微笑跟他說:「不如你找找朋友吧!他們可能在外邊,你可以跟他們去玩啦!」不語。「我想做氣功。」於是我走到另一間房間,我知道這樣聽他在大叫也不是辦法,而我知道他今晚一定會出去。就在我做氣功的時候,他已經換衫,準備出去了。「拜!」就這樣離開了。

戀愛很甜蜜吧?教我苦的時候不知怎樣跟別人說。

我一直在找一個溫暖的家,一處可以讓我感覺安全生息的地方。生我養大我的那兒早就不適合了,人家說的在家千日好,我從來感受不到。現在住在他家,不是我的家,我只是寄居在這兒,從來未覺放鬆。而這所房子往往是我哭得最多的地方。獨自地哭。可愛朋友仔們是我的家人,可幸的是他們全都擁有美麗的心,待我真的很好,很好。但那兒是我的家?今晚,我再一次記得我的心,自己這個何時何地都準備好疼我的心,才是永永遠遠的家。
 
8/06/2005
西人西語
教 BB 英文 part-time 已有三四年、從來唔喜歡小朋友既我,只貪其時間彈性高及酬勞豐厚。過去數多個月來終於頂唔順,想試下投身美容界,話說遲 D 中環 Landmark 隔離會開間五層高既 Harvey Nichols (www.harveynichols.com) ,膽粗粗走去 interview,想做隻 sales 咁話姐,點知都要 go through 四個面試,合共五隻人先正式請我,日前終極面試,比我好彩眺到之前幾條友寫比我既評語,如下:

Cheerful
Enthusiastic
Decent
Good attitude
Talkative
Excellent command of English
Strategic: Saw and responded to our F&B ad., then went on showing real interest in beauty department & asked for working there at interview

咁『骨』既 comment 都仲要我 in 多一次,而家打份工同羅拉去盜墓都無乜分別。講番個 interview,in 我個位係 Beauty Director,貌似四十有找,一身名牌,講野中間夾住一舊二舊雞腸,不時撥弄佢既 big hair, S 形加蹺腿坐姿,還不時順便讚自己一兩句:好 bitchy 既 Real Bitch (此 term 男女皆適用可) 。美人對付 Real Bitch 不嬲有一手,不外乎係扮聽教聽話同埋要不時表達自己,我相信係呢度工作會遇到許多大大小小的妖精人獸,十五號 first day,到時再講。
 
8/04/2005
回顧下囉
上一次寫係 25/7?唔係嘛?邊有咁耐?妖,好乜忙 + 疲憊,日日晨咁早:六點就起身,七點前飛地鐵由坑口去狗聾彎,然然再坐巴士去天邊咁遠既天水圍教三粒鐘書,好彩聽日就係 last day,我諗我仲開心過 D 學生,yeah!去咁遠做乜?唉,無錢個期咁橋有份 freelance,只教十日,教完即 pay,好難婉拒嘛,為人師表真係唔講得小(悶起上o黎……),楚兒,你係得既!!教完書我會去元朗吃飯,15大元的兩’食送’ 飯,新鮮又大碟,食唔死之後會用兩蚊打番鋪機,無乜人知我會去機鋪,禽日同阿仔 (由呢一分鐘開始,阿仔 = 我條仔) 提起,佢都嚇一跳,頂!我可以好多元化架嘛!

由選美、音樂劇、藝員訓練班、Green Box歌唱比賽到 903 DJ招募,我都好比心機去做,只有音樂劇要左我,其他就影都無,身邊既人好緊張,其實我都好緊,只不過好緊唔等如會日日牽腸掛肚咁等回覆,畢竟等,是非常變態的行為,萬一唔得個下就真係搞到自己太辛苦;有樣叫 Resilience,即係仆街食完屎之後,閣下有幾快彈番起身再戰江湖;其實都唔使太唔開心既,不如將 D 時間諗下跟住做乜仲好啦!

阿仔話想接佢老母過來香江住,點算?!我搞左咁耐都係想離開我老母,點知將來可能又會撞到另一個,啊!三個人,好怪姐!!!我諗住搬走,要有足夠銀兩。加足油啦!


美人有寫英文 blog,不會常常 update,但講的都係過去戀愛屎,有心就去坐下啦!

www.kissandgoodbye.blogspot.com

送給你:
我已經唔想再理你,好煩!
 
Our past......
January 2005
February 2005
March 2005
April 2005
May 2005
June 2005
July 2005
August 2005
September 2005
October 2005
November 2005
December 2005
January 2006
February 2006
April 2006


Now you tell me......

- 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