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10102793\x26blogName\x3dBeauty+in+the+Beast\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UE\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beautyinthebeast.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US\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beautyinthebeast.blogspot.com/\x26vt\x3d1533325655046733383',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Beauty in the Beast
10/27/2005
飄散
親愛的肥妹皮膚敏感,每一次擁她入懷都有幸福得快要溶化的感覺。媽媽讚我叻,比賽得獎有免費水晶,媽媽很愛說話,也許比我說得還要多,我的責任是笑和笑,給她老人家正面反應最好。這幾天在阿仔的家過夜,二人一被,有時他還會摟著我睡,好不浪漫;暗啞底想大叫我覺豬個時唔比人騷擾得,比人噪醒好難訓番,我會發癲,不自覺又會傷害到他脆弱到仆街的心靈。牛高馬大既佢十分怕凍,夜媽媽自己一人擁被入懷,我多次拉被不成,今朝起來已頭痛流鼻水,佢還在問責我點解唔叫醒佢,然後等我有被襟……我無力回答,昏死過去。

也許愛情不如人家所說:「它完全了我的生命。」它只是豐富了自己,完全生命乃是自己的光榮任務。小孩子長大,很想成人,時間只是部份養份,我們還需要從跟別人相處及自省中找到其他營養。

這是平靜的一天,很想留下這個驅殼在這兒繼續扮我,然後自己飄到老遠休息一大番。
 
10/25/2005
Body Beautiful
我擁有一個很大的胸……骨,只要我躺下來,你就可以活生生看見那一舊骨實在大得出奇,小時候我夢想有著薄如白紙的身材,現在卻對自身己這樣的身材產生興趣,你也可以說我喜歡自己比以前多一些。

快頭說我是吃得之人,想一想我吃了這麼多,也沒有胖太多,實屬難得。哈!你要知我以前有幾大件,而家只是比以前看上去細了點,胃口卻沒多大變化。她還說我的屁股幾 ‘hill’,幾得意,係咩?我自己都無睇得咁仔細,搵日要赤裸裸對著家中的大鏡好好看一番!!!(感覺有點豪放!)

閃神說從來未見過這麼愛吃的人,整晚在數想吃的東西,對呀,如果我有好多錢,我會吃更多,所以呢,我都係唔好咁富,身材終有消失既一日 (正如快頭話齋幾 fuck 得既仔,終有腎虧既一日!) ,沒有機會暴食也許是褔份。這幾天天氣轉涼,要準備長袖衫褲大褸,我實在怕冷,如果光天化日之下,見一條又頸巾又風褸的,必然是美人。,幾隻親愛的朋友仔生病了,要好好休息,早日康復,再戰江湖!!!!

這幾天寫的算是無題,大腦休息中……
 
10/24/2005
請你跳出來
「佢話一百八十蚊一位喎!」美人跟阿仔說。然後他就從銀包掏出五百大元。到而家都唔知的士高有幾吸引,你迫我又迫,煙臭到仆街的舞池內吸二手煙及死氣喉噴出來的迷煙。然後去妖精模樣的酒保處叫一杯熱水,下?熱水?係呀,呢個環境已經夠衰,仲要我飲酒,no way!舞池中的他他他,跳得不夠開懷,為什麼?

聽《Jazz in the City》,躺在微開的窗傍,不知不覺地睡著,然後又被絲絲的歌聲叫醒,她說去愛,然後被愛著是人生最重大的課題*。KFC 的 Toasted Twister、有黑椒汁的薯蓉、花生漿加脆爆餅乾,好不熱氣,毒氣滿身,這樣不愛自己,無資格去愛別人。

台上的我唱:「High High into the sky」,台下的人在呼叫,他們說這樣真的好 high,然後我更賣力去唱,把幾天不停的排練熱情地做出來,對啊!一定要有熱情。我想燃燒你體內的火,一起燒掉整個草原,然後你大可以去過平凡但其實不點也不平凡的所謂生活,但至少今天你跟我要恨恨的燒一次。
 
10/22/2005
住在爆炸的微波爐
兩條腿走到朋友的喜宴,認識了十多年的朋友要結婚啦。關心我要命的陳友說:『感情一生痛苦?一次比一次金?那不是很苦嗎?』聽罷朋友為我用八字算出的感情事,他苦口婆心的慰問。唔……是嗎?真的苦嗎?苦也好,好過不苦不甜,乏味難耐。

跟阿仔快要七個月啦。不知不覺我跟他就這樣的相戀起來,是相戀,不是相處;我們的相處很爛,爛得發瘟發臭。恨不得丟下相處,只談戀愛。這大概也叫感情用事吧?!冷靜的我去看這段感情,早就應該了段。隨了我們相擁在一起甜蜜去睡的一刻,其他時間都在同心合力互相喊愛,然後斯殺、抱怨或是再斯殺!自己要的是什麼?值得麼?

雞翼師姐說:我跟他說著一樣的話,抱著一樣的不甘。這點可不出奇,大家談的都是同一段愛,感覺當然是一樣。究竟他的情緒有多變?或許是多得讓我想在他面前煎自己兩巴,至少這樣比較真實,總比又話愛我又起勢折滕我好。本來是打算走去星佢兩巴,但看著合上兩眼的他,我只是覺得他要的是我的關心。在我面前親吻別人有多好笑?襯我在哭的時候嘻哈大笑拍照又有多風趣幽默?

哭啦哭啦,我只是在愛你,不值得被無辱吧?我也想像他一樣,天天發爛,然後情人在逗我。媽咪說很對,我會慢慢跟他變成一樣癲的人,把自己及人家的情緒當玩具,玩完啦就可以丟下。也許我太認真,也許人應該有一點自尊。


心理測驗的結果:
能夠讓你肝爛腸斷的必定是你很愛的人,
恭喜你,更要恭喜你的他,希望他也一樣
在愛你……謝幕。
 
10/19/2005
你有為閣下的青春努力過呢?
這些年來,學會了想很多。
想自己,然後想別人,接著是社會責任,還有作為人的種種,做人真真不容易,如果你仲未釘蓋,還在好嘆咁睇緊美人呢遍野,咁咪讚下自己叻叻囉!唔死原來唔易。

正所謂:減肥難,keep 住更難!開頭個時你已經見晒救命,點知之後先係正盤,一鑊比一金,你想向上爬?得!當中的熱情與鬥志一定要勁過粒太陽,永不息滅。原來又唔易,點算?

乜都做唔到呀?唔使灰心!講下笑啦!有好多人做人做都忽左,笑都唔笑下,無幽默感一定好苦!唔使下下都咁認真,開心好緊要……假o既!其實開心係最緊要!我知好娘,不過我都知你心裡偷偷大叫係!係!係!。認左佢咪好囉!辯駁都好累人架嘛!

今個星五 21/10 咪去買本 Yes 睇下我個樣囉,廿蚊有找,順手睇下而家潮緊乜都好呀!
 
10/08/2005
十字路口
昨晚我躺在他的懷裡哭得要死,又好像睡著了。氣功把我們的心接觸通,沒有說話,但大家都明白了一些,或許我們又會走在一起。

你容許拖/ 婚外情嗎?
忠貞如我,突然想起紅杏或許能跳出牆外。
 
10/06/2005
兩哭一跪零痛楚
「請你回家吧!求求你!」我跪在時代廣場附近的街上求他。

我們早在九月分手了,早早答應了跟他翻譯氣功課程,於是每天都得相對三小時。第一次不因為不愛而分開,我愛,我亦信他愛,但我倆在苦海中。『我喜歡跟你做朋友,很輕鬆。』他說。對的。感覺是主觀但真實,我跟本無需反對。

我還愛還關心這個人,只是我也明白這段關係太苦,苦了我還可以忍,苦了他,我心都痛爆啦!昨晚在街上的哭哭跪跪是我與他的一次互訴苦心,聽落發覺跟本不用訴,愛你,好近,好真實的情感,好易互虐,好醜都唔怕比你睇。我怎至不再相信任何人在感情事上的見解,也可以說我信晒。

有點沉默,心卻沒有指控,好乜正!
就如師姐所講,每人都在處理自己的情緒及生活,有乜出奇呢??
 
10/02/2005
美人在
大休中
譬必回來 
Our past......
January 2005
February 2005
March 2005
April 2005
May 2005
June 2005
July 2005
August 2005
September 2005
October 2005
November 2005
December 2005
January 2006
February 2006
April 2006


Now you tell me......

- host